脱掉水手服

就是那个可樂,
喜欢可爱的女孩子,
想变成空条承太郎。

海报作业!画了好多南特的地标,前景的大鸟的原型是南特机械岛的机械苍鹭

最近南特机械岛在微博上很火的样子,你们快来南特玩嘛

9 /   / 原创

车→ https://pawoo.net/@banysun/101045917181432023

凉亭那个车,全图见↓

https://pawoo.net/@banysun/101038511665758977

想吃河洛的粮啊!是真的没什么河洛的粮食还是大家都不打tag啊!泰泰们!辛苦产了粮!求您们打个tag叭!蟹蟹您嘞!

/  

OOC,超级OOC,OOC到姥姥家的青城Omega霜峻
(可是我好爱

“宝哥,被我抓到你偷懒了!”

果然是欧洲被墙了!用穿梭翻回来了OTL

/  

我在网页上怎么也登不上lof,在app上打不开发图的界面😭哭哭

1 /  

插画课的作业,模拟杂志封面

用了剪纸拼贴超级开心!

54 1 /   / 原创

画个新的微博背景~ 1920x1080可以当桌面用


秋天了好想去逛街……

51 1 /   / 原创

昨天没有月饼吃!气!

画饼充饥(

(附上端午没有粽子吃的气

32 /   / 原创

最近实在太忙了,用之前的作业除除草^q^


丙烯画的,主题是卡夫卡和《变形记》,还有米兰昆德拉的《身份》

26 /   / 原创

“雷有几钟意我?”


“好钟意雷。”



759 13 /   / 原创

摸摸鱼

88 2 /   / 原创

画个踝靴淋雨的沈教授

锁屏和桌面在后两P,可以一键摘眼镜的那种

 @福禄小金刚 老铁生日快乐!

对不起晚了快一周

上周也快乐下周也快乐!

过年咯~

一套考试的图

题目是南特旅行手册

南特是个好地方请您务必来玩一玩!

[老汉微笑][老汉开心]

蓝血吸血鬼,和……后面那个的大图在pawoo…… http://pawoo.net/@banysun 就是那个“你知道你的指示应该塞到哪里吗?”

Hank……Hank…………I need help ……

最近在沉迷这个小机器人

注册了一个钋壳!

可以解锁黄兔!

6 /  

银英的新动画,当初看预告PV的时候我各种

哈哈哈哈这啥玩意啊这不是小O球片场来的吗!哈哈哈哈!

看了两集以后意外的……还……还成?!

当年的宇宙战特效还是太落后了,动画技术跟上之后确实能更好还原这种战争感,画质当然也有了质的飞跃!

虽然在我心里莱因哈特永远是小卷毛

还有个过程gif的小场景作业

最近放假前的最后一波作业真是修罗场……

 等我旅游浪几天 回来 

 就可以天天脆皮鸭了【哆啦A梦微笑】

19 /  

攒了波作业

46 1 /  

【燕陆】 锦衣燕行 <1>

老铁真的给我写了锦衣卫陆陆呜呜呜呜爱老铁!

福禄小金刚:

  • 给小铁 @脱掉水手服的生贺文 

  • 小铁点的锦衣卫陆少

  • 事发时两个人17岁





    戌时,夜色已经深沉,陆少临躲在客栈最角落一间客房外面的树上,目不转睛盯着漆黑的室内。这屋子的客人还未归来,但上峰说此人是个反贼,若是想要加入锦衣卫,为国效力,需杀了这反贼,以表忠心。
    从上峰那儿拿来的毒药早已溶进茶壶里,是传说中的见血封喉。陆少临心想这样也好,虽说是个反贼,但与自己素味平生的,突然让他杀个陌生人,一时还真下不了手。
    大约又等了一刻,屋门轻响,进来的人步伐沉稳,几步走到桌边点亮烛火。陆少临不自觉伸长了脖子,想看看反贼到底长个什么模样。
    可橘色火光映衬下的一张脸,面无表情,淡漠疏离,似曾相识。陆少临一愣,眨巴两下眼睛才想起来,这人不是青城山的弟子吗。从前往青城跑镖时见过几面,因为长得好看,陆少临对他印象尤其深刻,和自己同龄,是叫做燕宇来着。
    但燕宇此人,沉默寡言,不喜与人交往,又是名门正派出身,怎么可能是反贼。陆少临思绪烦乱,正纠结的空档,却见燕宇已经倒了杯水,从自己投毒的茶壶中,随后一饮而尽,看来是很渴了。
    他眼见着那人走到床边坐下,起初还好好的,不过十息,突然捂住了胸口,眉头紧锁,一瞬间脑门上便是豆大的汗珠,已是毒发的迹象。
    陆少临以为自己就要这样害死燕宇,再顾不得许多,跳窗而入时,床上的人已经痛苦地蜷成一团了。他飞奔到床边,想赶紧先止住燕宇体内的毒素扩散下去,再扶这人去医馆。谁知手刚触到床沿,就被一股巨大蛮力拉扯过去,陆少临一个不稳,倒在床上,旋即有人压上来,还紧紧钳制着他的双手,力道大得根本不像将死之人。陆少临惊悚抬头,就见一张憋红的脸,双目赤红,额角青筋暴起,又确实不是装出来的痛苦。
    “燕…啊!”
    陆少临还想出声叫他,侧颈就被狠狠咬了。尖锐犬齿陷进柔软的皮肤里,没留情面,凹陷处全是深刻真实的疼痛。陆少临吃痛一声,下意识去推燕宇,但两手再用力,也敌不过那人力道。双臂铁铸一般,将自己禁锢其间,不能移动分毫。
    这哪是中毒,分明是中邪,变了怪物,要来吃人了。颈间锐痛逐渐麻木,片刻响起隐隐吸吮声。陆少临蓦地生出一丝绝望,以为燕宇要吃了自己,这是在尝味道,可刺痛中被舔舐的麻痒一点点放大,慢慢那里已经湿润一片,像是安抚,又像是挑逗。这种温存没持续多久,等那人再抬头,就听呲啦一声,陆少临胸口已是一凉,低头看,就见衣襟给扯了个稀烂,外衫怀里兜着的那些个杂七杂八的东西,瞬时叮呤咣啷掉了一地。
    一个小瓷瓶滚到墙角,陆少临下意识看了一眼,蓝色的布塞,顿时懂了,自己这是下错了药。本来两个瓷瓶,红塞是见血封喉,蓝塞是前两日从二哥史义处讨来的新鲜玩意儿,说是东瀛那里用来增加闺房情趣的,只需一小点儿,就能让男人勇猛整夜,金枪不倒。现在下给了燕宇,一整瓶,难怪那人会失了神智。

 

 

不能描述的部分:

http://www.spinates.com/post/4366

锦衣卫的飞鱼服真的好嗲哦!就画了小裙子!

现在已经有商家在找我谈授权辣!希望能顺利商品化

202 9 /  
1 2 3 4 5 6

© 脱掉水手服 | Powered by LOFTER